GregHolmes

香引子

前文🔗:http://gregholmes.lofter.com/post/1ea0d3e2_1200169d
欢迎订阅TAG“也无风雨也无晴”
涉及cp参见标签
以上
———————————

六月份的尾巴刚刚滑过,七月份的太阳就高挂空中,火辣辣地烤着大地,空气似乎也很焦灼,肉眼可见的热浪,吸入肺中满是热气。

贴有“荣耀”二字的大巴车在两个小时之间以龟速前进,距离目的地还有十万八千里。

司机似乎不着急,小有情调地外放《好汉歌》,忘情之时还跟唱几句,吓得孙翔一骨碌瞬间清醒。“·······我的天······”孙翔喝水压惊,然后继续瘫倒酝酿睡意。

收到“手机电量过低,请及时充电”的提示且手机瞬间黑屏的唐昊一脸复杂,他翻包看了看同样电量告罄的充电宝,选择在位置上装死。

肖时钦、张新杰、喻文州和王杰希组成的心脏团搜刮了车上所有人的账号卡,凑成一副奇牌,围坐一块“其乐融融”地消磨时光。坐喻文州身旁的黄少天打了今天的第二十九个寒颤,选择沉默。

苏沐橙一手时尚杂志,一手眼影刷在周泽楷脸上造作,俊美寡言的周枪王在吐魂边缘。方锐摊开双手任楚云秀拿指甲油给自己涂指甲,颇有些壮士献躯的豪迈,实则满是对楚云秀黑化的恐惧。张佳乐和李轩在一旁抱团围观,不时充当观众提出几番意见,然后收获周泽楷和方锐无声的谴责。

总的来说,韩领队不在的新一届的荣耀国家队,今天也是元气满满。

当长针与短针在表盘上重合时,交通变得通畅起来。司机停下外放的《好汉歌》,换了首更符合气氛的《套马杆》,情不自禁之处连车技都有些飘,颇有魔术师打法的即视感。

周泽楷抱着头顶呆毛的企鹅公仔,俊美的脸皱成一团,要吐不吐的感觉一直折磨着他。

楚云秀看风景时瞥见脸色不佳的周泽楷,问:“周队不舒服?”

“嗯······恶心,难受······”

“这个好办。”苏沐橙起身松松手指,手指压着脸上的一些穴位。“兴欣战队独家晕车治疗术,招待不周。”然后微笑着使劲按压。

周泽楷正式进入吐魂状态,方锐迅速挤到张佳乐和李轩位置上,三人抱团瑟瑟发抖。

又是一个多小时,大巴车随着司机魔性的摆动终于停在某座山的入口处。司机笑着让他们加油训练,一行人满口“好”,然后看着司机风似的开车走了。

“这司机有毒。”孙翔一语激起国家队其他队员的赞同。

“比起司机我还是觉得被堵三小时这件事更应该载入史册,用来警告迷途小羔羊们不要在夏休期乘坐联盟安排的车这件事,想想还有些许伟大啊。你说是不是啊队长!”

喻文州正在编辑短信,听到黄少天的话细细思考了片刻,露出招牌微笑。“嗯——我觉得你会被冯主席丢出去呢,少天。”

“机会主义者——被丢黄少天!”张佳乐在一旁仔细回味喻文州的话,发出感慨,接着招来黄少天的语炮攻击。

“靠!张佳乐你闲着是不是!晚上jjc不见不散,不来的是王八!”

“来就来!怕你啊!”

俩人若不是还顾虑形象,可能就实地上演打码戏码了。其他人没出手制止俩人耍宝,而是选择围观。

“韩队说沿着这路走,”喻文州指了指面前蜿蜒了好几圈的山路,“他在分岔口等咱们。”

唐昊:“emmm······这怕不是个户外运动节目。”

孙翔:“赶紧走吧,我们队长都要gg了。”

楚云秀:“难道没有专车接送什么的?”

喻文州:“没有哦,楚队。”

王杰希:“锻炼身体有益身心健康。”

黄少天:“王杰希你这养生boy的形象已经深入骨髓了吗?站着说话也不嫌腰疼!话说这联盟也是有病啊!把集训地弄这荒郊野岭,知道的是来训练,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来寻宝探险。”

王杰希:“肾好不疼,太烦不听。”

黄少天:“王杰希今晚jjc不见不散!”

王杰希:“不见。”

张佳乐:“哈哈哈哈哈哈!王杰希这波6啊!哈哈哈哈哈哈!”

方锐、苏沐橙:“······怕是傻子。”

张新杰:“现在是下午两点,快下午茶时间了。”

楚云秀:“张新杰你还喝下午茶呢!真是少女的选择!我很欣赏你!”

张新杰发动沉默技能。

肖时钦:“我想张队是想委婉提醒一下我们午饭还没吃这个问题。”

李轩:“我觉得咱们应该先抢救下周队。”

昏迷中的周泽楷对李轩表示万分感谢。

一行人打打闹闹终于开始爬山路。路是水泥,修得也平坦,倒也没费多大劲。离分岔口几米处,一行人瞧见韩文清一身黑衣黑裤,面色和善地给一小姑娘扎辫子,手法娴熟令苏沐橙、楚云秀感叹。他时不时跟旁边给俩人扇风的小男孩说话,那男孩脸上映出了骄傲的神色,一双大眼闪闪发光。

“文清。”

王杰希招手示意,韩文清抬头一瞧,点头算是听见。倒是身旁的男孩一脸激动地放下扇子,飞一般地扑向王杰希。

“杰希哥!”

“小溪太狡猾了!”

坐在小木凳上的小姑娘一脸不满,王杰希抱着男孩走向她,拍拍她扎好的右边头发算是安抚。小姑娘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同样伸出手拍拍王杰希的左边头发。

“杰希哥好!”

“好啊,小羡鱼。”

余下国家队队员呆站原地,一脸惊诧地表示“他们很熟?”

张新杰和喻文州先回过神,拉着行李箱跟韩文清打招呼。韩文清点头回应,灵巧地翻转手中的红色缎带,细细地打了个蝴蝶结。男孩捧着镜子蹲在小姑娘面前,笑得开心。

“羡鱼真好看!”

小姑娘起身行了个屈膝礼,一脸兴奋,嘴里脆生生地说着“谢谢”。

“韩队这手艺不错啊!”

楚云秀和苏沐橙弯下身子观察小姑娘的头发,漂亮的脸上满是赞扬。

“过奖。”韩文清拉着小朋友排排站,挨个介绍。“哥哥林溪,妹妹林羡鱼。”

“小朋友好啊!我是黄少天,黄色的黄,少天的少,少天的天。哎呀小羡鱼你这发型不错呀!”

“少天哥好!这可是韩哥给扎的!”

林羡鱼双手叉腰,骄傲地抬起下巴,一脸得瑟。林溪在一旁特别捧场地鼓掌。黄少天意外地跟俩个小朋友相处甚欢。

“真是可怕,我耳朵快炸了!”唐昊捂住耳朵不听三人组的谈话,“感觉像三个黄少天在我耳膜上跳舞。”

韩文清瞧见孙翔背上的周泽楷,善意地询问:“他怎么了?”

方锐微笑。“兴欣战队独家晕车治愈术。”

韩文清挑眉,若有所思。“难怪。”

俩位小朋友待了一小会儿就说了再见,林溪背起林羡鱼小跑向其中一个路口。韩文清接过唐昊和李轩手里多出的行李,领着他们往另一条路走。

树叶荫蔽,遮天蔽日,外界的热气也被隔绝,一股清新,丝丝凉意。路的尽头是篱笆围起的一幢古香古色的复式小别墅,阳光正好,闪闪发光。

“这里就是集训地点了吗?联盟挺会挑的啊!”楚云秀对这喜欢得不得了。

“不,这我家,集训地点要再上去。”

“······”花Q!

“给你们下点饺子吃,晚些时候带你们去这周边转转。”

“好。”国家队小朋友们齐声回应。

房子前开了一大块地当前院,种了许多当季鲜花。多肉架子占据着院子阳光最佳的位置,多肉在光下发着光。

韩文清带着这一群人进了客厅,行李整齐地排在玄关。客厅铺着厚厚的凉席,桌角套着防护套,墙上还有未完成的涂鸦,画笔随意丢在地上。端上的饮料升起丝丝凉气,水珠从杯壁缓缓滴下。

“韩队跟谁一块住呢?”楚云秀站在涂鸦前端详片刻,好奇地问。

“叶修。”

一语激起千层浪。

“什么?老叶在这!”黄少天很是激动,双眼发光。“在哪呢在哪呢!”

苏沐橙和方锐对视片刻。

“Amazing。”

“方锐你看我发型乱了没!”

“队长你看我衣服怎么样!”

兴欣战队的两位选手甚是激动,还有点语无伦次。

韩文清的眉眼低垂,拐进厨房,声音轻快。“在后院吃饭,小点和呜咪陪着。”

黄少天、苏沐橙和方锐风一般冲向后院,楚云秀和李轩也紧跟其后。唐昊四处找插座面板充电,孙翔安置好周泽楷给他盖了湿毛巾,算是完美地尽了队友爱。

喻文州拉住准备进厨房的王杰希的衣服,“杰希大神莫不是有话要讲。”

张新杰扶了下眼镜框。“附议。”

肖时钦也扶了下眼镜框。“同上。”

王杰希思考片刻,说:“简而言之,我跟叶秋见过家长了。”

“恭喜。”

“谢谢。”

孙翔:······所以你们这么简单就接受了吗???

客厅和后院不过十几步的距离,苏沐橙却觉得像鸿沟一样难以跨越。她不知道要以什么表情来面对好几年音信全无的叶修。三人僵在原地,面前是往后院的门。

“沐橙?”

苏沐橙深吸一口气,沉重地推开木门。

“叶修!”

她瞧见坐在后院小亭中的黑发男子,唤了一声。他缓缓回头,嘴角粘着饭粒,勾起一个温柔的弧度,温润的下垂眼里满是笑意。怀中的黑背昆明犬警戒地立起双耳,背上驮着橘色花纹的田园猫。风适时地吹起,发丝卷起一个又一个漂亮的弧度。

妖精。

黄少天觉得自己可能要沉浸那眼中的温柔乡,慵懒又危险,面前的男人,像妖精一样。

男人略显苍白的嘴唇动了几下,漂亮的手拂过两只萌物的脊背。

“欢迎啊!还有,好久不见。”

——tbc——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