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gHolmes

也无风雨也无晴

这么晚更不知道有没有小天使在修仙啊(=゚ω゚)ノ
第二更感觉不粗长(´-`).。oO(
但还是祝大家食用愉快(・ω・)ノ
可能ooc,慎入ˊ_>ˋ
————————————————————————

(二)

扑通。

身体掉入水中,缓缓下沉。冰冷的海水将身体包裹,凉意慢慢地从四肢袭向心脏。缓缓地,深刻的。睁眼,所见之处尽是碧蓝,层层叠叠,形成优雅的弧度。太阳当空,直射这边海域,光线下,石上光斑数不胜数,游鱼来往,水波荡漾。

扑通——扑通——

大脑放空,张嘴呼出一个又一个的气泡,海水在气压挤压下争先恐后往肺里跑,慢慢地开始侵入鼻腔、耳孔。

苦涩的水,让人无法呼吸,内脏绞紧、失压,窒息般的哀伤。

扑通。

男人跳入水中,激起一阵又一阵的涟漪。背光,看不清脸。他强有力的手臂在水中划出一个又一个弧度,水被搅动,声音在耳边回荡,轰轰作响。宽厚的大手一把握住眼前人苍白得透明的手腕,拥入怀中,掉个头与大海搏斗,挣扎着游出海面······

北京时间8月12日,上午6:00。

太阳已出地平线,露水凝结,空气里一片湿意。繁花,翠叶,新芽。树上最美好的三件事物。此时却无人问津。

市立医院,单人病房里静得可怕。

心电图显示器的声音着实刺耳,鼻导管和供氧机还在兢兢业业地运行。

连夜赶来的韩文清换了叶秋和苏沐橙的班,其他人也在病房内或病房外都守了一夜,被韩文清赶回酒店休息,现在病房里就剩他俩。胸膛规律起伏,他盯着叶修,不敢眨眼,三个小时前的事经叶秋提起他还心有余悸,当下就怕出点什么事。

“咳······咳······”

咳嗽声打破寂静,纤长的睫毛在空中轻轻颤动,如蝴蝶振翅般缓缓睁开双眼。

“老韩?”

叶修的声音嘶哑得厉害。

“先别说话。”

韩文清按了呼叫铃,然后托起叶修上半身,头靠在自己肩上,调节了一下病床的角度,立放枕头让叶修靠着。绷带和苍白的脸,白晃晃得有些刺眼。

医生不一会儿就带着护士到了病房,给叶修仔细检查一番便让护士给他换药、拔针。医生示意韩文清跟他出去,交代了一下饮食方面和伤口的注意事项,然后清嗓正色道:“我们现在可以确定的是,病人患有重症肌无力,但目前是哪个部位出问题以及是哪种表现型,这还得进一步检查才能下结论。”

“肌无力?”

“对。它这种病的话不太好说,不过可以提醒的就是,对于这种病的治疗,咱们得打持久战。”

“持久战?怎么讲?”

“这种病的临床表现型多,这个病发部位也相当随机,有些人可能就单纯一个地方出问题,那有些人可能就往上叠加,这临床表现型再加病发部位的不同凑一块就能组一大串病名。而且,比较烦的一点就是,这种病它不能完全根治,得靠药物维持,同时不排除复发的可能性。然后像突发性的肌无力的话,它就很危险,它发病迅速而且治疗效果也不好。”

韩文清低头深思,皱着眉,平时就严肃的脸现在有些冒黑气。医生望着眼前皱着眉头、不怒自威的年轻人,轻拍了他的肩膀。

“家属可不能比病人先倒下啊。情绪低落可不利于病情,振作点!结果还没出来,凡事得往好处想。”

“抱歉。”

护士端着盘子出来,向医生汇报情况。“那过会儿给换个固定针头,下午输液照常,等病人精神好一点再进一步检查。”

“好。”

医生示意先行离开,走了两步忽然回头。“他头上的伤口得注意别碰水,避免感染。有情况得第一时间通知我。”

“行。”

他回答,跟医生道谢。韩文清站在病房前,手搭在门把上,微微颤抖,然后他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门。叶修洗漱完毕拉把椅子靠在窗边,手撑着半边脸,微风轻轻拂动发丝,在空中转着圈儿,漂亮的下垂眼似乎有流光轻转。发现他的存在,眼珠滴溜溜地转,苍白的唇轻启,嘴角上扬。

“你那什么表情啊?活像人欠你钱似的。”

叶修一脸倦态,鼻导管还在继续工作,他面颊毫无血色,身形在光下近乎透明。

“那总比某人突然晕倒强。”

韩文清走过去,脱下外套搭在略显单薄的病号服上。他嘴角上扬的弧度还是熟悉的感觉,那双眼睛熠熠生辉,有什么东西在燃烧。他起身,迈着僵硬的步子躺回床上,韩文清有些无所适从,十指紧扣坐在椅子上,盯着他。

他开口,还没说话,被叶修抢在前头。

“什么时候想说再告诉我吧。”

“现在我饿了,给我买饭去!”

叶修笑得像偷吃了鱼的猫,双手抱膝,眉眼弯弯。他伸手揉了一把软发,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想吃什么?”

“我想想······那就来个红烧牛肉面呗!”

“胡闹。生病就给我消停点。”

叶修嘟嘴。“那就白粥咸菜配油条。”

“行。好好休息。”

韩文清起身离开病房。

叶修将肩上的外套蒙头把自己整个人包住,双手抱膝,头埋在膝上。他轻轻地呼气,像是要把胸中浊气排空。

“Everything you see exists together in a delicate balance.”他突然想起The Lion King里的台词。[1]


“Death is just a part of life, something we're all destined to do.”他突然记起Forrest Gump里的这句话。[2]

他紧紧抱头,嘴巴张开,像是要把灵魂也吐出来。他干呕,面容扭曲,突然大笑。他意识到了什么。喉咙嗬嗬地发出声音,嘴角上扬成一个嘲讽的弧度。

够了。

他对自己这么说。

倚着枕头,双目无神,大脑放空。他好似听到走廊传来的声音,清脆,规律。门被敲响,把手旋转,往里推开。他理理头发,嘴角勾起熟悉的笑。

他笑着跟来人打招呼。

“早啊,文州。”

————————————————————

[1]世界上所有的生命都在微妙的平衡中生存着。——《狮子王》

[2]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是我们注定要做的一件事。——《阿甘正传》

作者碎碎念:
关于重症肌无力的一些东西大家还是以百度为主,这里被我省略了一些,毕竟有一些专有名词啥的都不太懂(>人<;)
要不然也可以当成我胡诌出来的一种病( ̄Д ̄)ノ
大家关于文章有什么建议尽管提(●°u°●)​ 」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