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gHolmes

香引子

前文🔗:http://gregholmes.lofter.com/post/1ea0d3e2_1200169d
欢迎订阅TAG“也无风雨也无晴”
涉及cp参见标签
以上
———————————

六月份的尾巴刚刚滑过,七月份的太阳就高挂空中,火辣辣地烤着大地,空气似乎也很焦灼,肉眼可见的热浪,吸入肺中满是热气。

贴有“荣耀”二字的大巴车在两个小时之间以龟速前进,距离目的地还有十万八千里。

司机似乎不着急,小有情调地外放《好汉歌》,忘情之时还跟唱几句,吓得孙翔一骨碌瞬间清醒。“·······我的天······”孙翔喝水压惊,然后继续瘫倒酝酿睡意。

收到“手机电量过低,请及时充电”的提示且手机瞬间黑屏的唐昊一脸复杂,他翻包看了看同样电量告罄的充电宝,选择在位置上装死。

肖时钦、张新杰、喻文州和王杰希组成的心脏团搜刮了车上所有人的账号卡,凑成一副奇牌,围坐一块“其乐融融”地消磨时光。坐喻文州身旁的黄少天打了今天的第二十九个寒颤,选择沉默。

苏沐橙一手时尚杂志,一手眼影刷在周泽楷脸上造作,俊美寡言的周枪王在吐魂边缘。方锐摊开双手任楚云秀拿指甲油给自己涂指甲,颇有些壮士献躯的豪迈,实则满是对楚云秀黑化的恐惧。张佳乐和李轩在一旁抱团围观,不时充当观众提出几番意见,然后收获周泽楷和方锐无声的谴责。

总的来说,韩领队不在的新一届的荣耀国家队,今天也是元气满满。

当长针与短针在表盘上重合时,交通变得通畅起来。司机停下外放的《好汉歌》,换了首更符合气氛的《套马杆》,情不自禁之处连车技都有些飘,颇有魔术师打法的即视感。

周泽楷抱着头顶呆毛的企鹅公仔,俊美的脸皱成一团,要吐不吐的感觉一直折磨着他。

楚云秀看风景时瞥见脸色不佳的周泽楷,问:“周队不舒服?”

“嗯······恶心,难受······”

“这个好办。”苏沐橙起身松松手指,手指压着脸上的一些穴位。“兴欣战队独家晕车治疗术,招待不周。”然后微笑着使劲按压。

周泽楷正式进入吐魂状态,方锐迅速挤到张佳乐和李轩位置上,三人抱团瑟瑟发抖。

又是一个多小时,大巴车随着司机魔性的摆动终于停在某座山的入口处。司机笑着让他们加油训练,一行人满口“好”,然后看着司机风似的开车走了。

“这司机有毒。”孙翔一语激起国家队其他队员的赞同。

“比起司机我还是觉得被堵三小时这件事更应该载入史册,用来警告迷途小羔羊们不要在夏休期乘坐联盟安排的车这件事,想想还有些许伟大啊。你说是不是啊队长!”

喻文州正在编辑短信,听到黄少天的话细细思考了片刻,露出招牌微笑。“嗯——我觉得你会被冯主席丢出去呢,少天。”

“机会主义者——被丢黄少天!”张佳乐在一旁仔细回味喻文州的话,发出感慨,接着招来黄少天的语炮攻击。

“靠!张佳乐你闲着是不是!晚上jjc不见不散,不来的是王八!”

“来就来!怕你啊!”

俩人若不是还顾虑形象,可能就实地上演打码戏码了。其他人没出手制止俩人耍宝,而是选择围观。

“韩队说沿着这路走,”喻文州指了指面前蜿蜒了好几圈的山路,“他在分岔口等咱们。”

唐昊:“emmm······这怕不是个户外运动节目。”

孙翔:“赶紧走吧,我们队长都要gg了。”

楚云秀:“难道没有专车接送什么的?”

喻文州:“没有哦,楚队。”

王杰希:“锻炼身体有益身心健康。”

黄少天:“王杰希你这养生boy的形象已经深入骨髓了吗?站着说话也不嫌腰疼!话说这联盟也是有病啊!把集训地弄这荒郊野岭,知道的是来训练,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来寻宝探险。”

王杰希:“肾好不疼,太烦不听。”

黄少天:“王杰希今晚jjc不见不散!”

王杰希:“不见。”

张佳乐:“哈哈哈哈哈哈!王杰希这波6啊!哈哈哈哈哈哈!”

方锐、苏沐橙:“······怕是傻子。”

张新杰:“现在是下午两点,快下午茶时间了。”

楚云秀:“张新杰你还喝下午茶呢!真是少女的选择!我很欣赏你!”

张新杰发动沉默技能。

肖时钦:“我想张队是想委婉提醒一下我们午饭还没吃这个问题。”

李轩:“我觉得咱们应该先抢救下周队。”

昏迷中的周泽楷对李轩表示万分感谢。

一行人打打闹闹终于开始爬山路。路是水泥,修得也平坦,倒也没费多大劲。离分岔口几米处,一行人瞧见韩文清一身黑衣黑裤,面色和善地给一小姑娘扎辫子,手法娴熟令苏沐橙、楚云秀感叹。他时不时跟旁边给俩人扇风的小男孩说话,那男孩脸上映出了骄傲的神色,一双大眼闪闪发光。

“文清。”

王杰希招手示意,韩文清抬头一瞧,点头算是听见。倒是身旁的男孩一脸激动地放下扇子,飞一般地扑向王杰希。

“杰希哥!”

“小溪太狡猾了!”

坐在小木凳上的小姑娘一脸不满,王杰希抱着男孩走向她,拍拍她扎好的右边头发算是安抚。小姑娘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同样伸出手拍拍王杰希的左边头发。

“杰希哥好!”

“好啊,小羡鱼。”

余下国家队队员呆站原地,一脸惊诧地表示“他们很熟?”

张新杰和喻文州先回过神,拉着行李箱跟韩文清打招呼。韩文清点头回应,灵巧地翻转手中的红色缎带,细细地打了个蝴蝶结。男孩捧着镜子蹲在小姑娘面前,笑得开心。

“羡鱼真好看!”

小姑娘起身行了个屈膝礼,一脸兴奋,嘴里脆生生地说着“谢谢”。

“韩队这手艺不错啊!”

楚云秀和苏沐橙弯下身子观察小姑娘的头发,漂亮的脸上满是赞扬。

“过奖。”韩文清拉着小朋友排排站,挨个介绍。“哥哥林溪,妹妹林羡鱼。”

“小朋友好啊!我是黄少天,黄色的黄,少天的少,少天的天。哎呀小羡鱼你这发型不错呀!”

“少天哥好!这可是韩哥给扎的!”

林羡鱼双手叉腰,骄傲地抬起下巴,一脸得瑟。林溪在一旁特别捧场地鼓掌。黄少天意外地跟俩个小朋友相处甚欢。

“真是可怕,我耳朵快炸了!”唐昊捂住耳朵不听三人组的谈话,“感觉像三个黄少天在我耳膜上跳舞。”

韩文清瞧见孙翔背上的周泽楷,善意地询问:“他怎么了?”

方锐微笑。“兴欣战队独家晕车治愈术。”

韩文清挑眉,若有所思。“难怪。”

俩位小朋友待了一小会儿就说了再见,林溪背起林羡鱼小跑向其中一个路口。韩文清接过唐昊和李轩手里多出的行李,领着他们往另一条路走。

树叶荫蔽,遮天蔽日,外界的热气也被隔绝,一股清新,丝丝凉意。路的尽头是篱笆围起的一幢古香古色的复式小别墅,阳光正好,闪闪发光。

“这里就是集训地点了吗?联盟挺会挑的啊!”楚云秀对这喜欢得不得了。

“不,这我家,集训地点要再上去。”

“······”花Q!

“给你们下点饺子吃,晚些时候带你们去这周边转转。”

“好。”国家队小朋友们齐声回应。

房子前开了一大块地当前院,种了许多当季鲜花。多肉架子占据着院子阳光最佳的位置,多肉在光下发着光。

韩文清带着这一群人进了客厅,行李整齐地排在玄关。客厅铺着厚厚的凉席,桌角套着防护套,墙上还有未完成的涂鸦,画笔随意丢在地上。端上的饮料升起丝丝凉气,水珠从杯壁缓缓滴下。

“韩队跟谁一块住呢?”楚云秀站在涂鸦前端详片刻,好奇地问。

“叶修。”

一语激起千层浪。

“什么?老叶在这!”黄少天很是激动,双眼发光。“在哪呢在哪呢!”

苏沐橙和方锐对视片刻。

“Amazing。”

“方锐你看我发型乱了没!”

“队长你看我衣服怎么样!”

兴欣战队的两位选手甚是激动,还有点语无伦次。

韩文清的眉眼低垂,拐进厨房,声音轻快。“在后院吃饭,小点和呜咪陪着。”

黄少天、苏沐橙和方锐风一般冲向后院,楚云秀和李轩也紧跟其后。唐昊四处找插座面板充电,孙翔安置好周泽楷给他盖了湿毛巾,算是完美地尽了队友爱。

喻文州拉住准备进厨房的王杰希的衣服,“杰希大神莫不是有话要讲。”

张新杰扶了下眼镜框。“附议。”

肖时钦也扶了下眼镜框。“同上。”

王杰希思考片刻,说:“简而言之,我跟叶秋见过家长了。”

“恭喜。”

“谢谢。”

孙翔:······所以你们这么简单就接受了吗???

客厅和后院不过十几步的距离,苏沐橙却觉得像鸿沟一样难以跨越。她不知道要以什么表情来面对好几年音信全无的叶修。三人僵在原地,面前是往后院的门。

“沐橙?”

苏沐橙深吸一口气,沉重地推开木门。

“叶修!”

她瞧见坐在后院小亭中的黑发男子,唤了一声。他缓缓回头,嘴角粘着饭粒,勾起一个温柔的弧度,温润的下垂眼里满是笑意。怀中的黑背昆明犬警戒地立起双耳,背上驮着橘色花纹的田园猫。风适时地吹起,发丝卷起一个又一个漂亮的弧度。

妖精。

黄少天觉得自己可能要沉浸那眼中的温柔乡,慵懒又危险,面前的男人,像妖精一样。

男人略显苍白的嘴唇动了几下,漂亮的手拂过两只萌物的脊背。

“欢迎啊!还有,好久不见。”

——tbc——

如梦令

注意:1.涉及前世(将军韩x大小姐叶)今生
2.背景架空,参照唐宋
以上
—————————————


秦淮河畔,金粉楼台,鳞次栉比,张灯结彩。
墨似的河映着望舒[1],泛着闪闪的光,跟随缓缓流淌的河水慢慢地、慢慢地向远方延伸开来。缀着流苏的红灯挂满了整个河畔,灯火将空气都染上了红,衬着秦淮河格外明亮。船夫撑杆划船游下,浆拍凌波泛起圈圈涟漪,细致玲珑的荷花灯转起圈圈追逐流波。不时有纤纤细手将荷花灯放入河中,伴着嬉笑声打闹着,白净的脸上泛起淡淡的红。
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正值建国盛年,灯笼高挂,红彤的长安城折射出朦胧的光。一边是醉生梦死的纸醉金迷,一边是触不可及的梦。可是深居其中的人们,还是被这朦胧的光所吸引,飞蛾扑火一般,沉沦其中。

“韩家哥哥,此行·····何时归?”
桃花髻缀着杏色刺绣发带,远山黛、下垂眼、梅花妆,寒梅玉带外着雪色梅花,腰系杏色云纹玉兰,脚踩白绣鞋。
身前男子没有应答,牵起她的手登上了竹桑楼[2]。楼高远望,热闹的长安城似是台上戏。一身赤色窄袖紧身翻领长袍,下着白色长裤,足蹬黑色高腰靴。脸庞刚毅,一双剑眉微皱。
“此次敌军进犯,怕是得花上几年。”
“我听爹爹说,北方藩王与敌军勾结,朝野分权。这盛世,怕是要沦没了。”
男子背手而立,高大挺拔
“朝政这种东西,谁说得清。此次远征,怕是凶多吉少。”
“ 韩某素不怕死,但霸图军中有家室者甚多,有时想起,儿孙绕膝莫不是美愿一桩”
“韩家哥哥!”
“修儿,等我。”
“待霸图军凯旋,韩某许你一世繁华。”
“好······”
泪终究是花了妆。

霸图军出征之日,长安城锣鼓喧天,百姓在干道旁祝福喝彩。
韩家长子韩君,字文清[3],此次作为父亲的二把手带着霸图军出征。他面色严肃地端坐马上,一个小小的做工精细的香囊稳稳地落在怀里。
他没有四处寻丢香囊之人——
他知道是谁。
鼻尖泛着芍药的气味,上好的绸缎绣着“将离”二字。他将香囊藏进里衣暗袋,最靠近心脏的地方。
韩家霸图军终是北上,离了长安城很远、很远。锣鼓喧天也终归寂廖,只是那日的竹桑楼,箫声不断。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边疆的混乱始终没有给这座城带来一丝涟漪。北方藩王被镇压,朝廷易了新主,倒也是个宵衣旰食的主儿。霸图军陆续回城,虽元气大失,但一如既往。干道又是聚了百姓,锣鼓喧天,好不热闹。
桃花渡边站着一女子,桃花髻缀着杏色刺绣发带,远山黛、下垂眼、梅花妆,寒梅玉带外着雪色梅花,腰系杏色云纹玉兰,脚踩白绣鞋。脸上自是端着大家闺秀的浅浅微笑,赏心悦目。眼尖的几个认出这是当朝叶尚书家的千金,名将离,字修[4],素日在兴欣私塾教孩子读书写字。
她就那么站着,在人来人往中寻着韩家哥哥。待队伍走完,她轻叹,撑起油纸伞往竹桑楼去。她自是心中有数,也耐不住一腔相思,泪终是花了妆。
那日一曲思君飘满长安城。

芍药绽放,满园颜如火;青砖小瓦,满目马头墙。
一袭红衣,一骑红尘,带着多少相思。
思君不见君[5]。

故事到这就划上了句号,或许还有后续,但那也是这长安城中一个触不可及的梦。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君不见,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5]

冰袋透过毛巾传递丝丝凉意,叶修使劲睁开发涩的双眼,不出意外地看到韩文清。
“老韩······”
“醒了,感觉怎样?”
“还行······”叶修侧翻身子,两人的手相叠。“我做了个很怪的梦。”
“梦?”韩文清把另一只手也覆上,细细地给那只白皙的手按摩。
叶修翘起嘴角,笑得没心没肺。“不给你讲!”
韩文清轻刮他鼻尖,给他细细地掖了被子。“就你皮。再睡会儿,他们那边好像堵车了,一时半会儿赶不过来。”
“嗯·····”叶修半张脸蒙进被里,昏昏欲睡。“那少天现在肯定跟霜茄子似的。”
“睡吧。”

周身被雨雾细细裹住,令人舒心的气息。
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6]
云雾中,有二人,奔向天涯路。

—TBC—
———————————————
[1]望舒,月亮。
[2]竹桑楼,出自王昌龄《寄是正字》幽人竹桑园,归卧寂无喧。
[3]韩君,字文清。君即正人君子。
[4]叶将离,字修。将离即芍药,花期在4-5月。
[5]出自李之仪的《卜算子》
[6]出自李清照的《渔家傲》

也无风雨也无晴

这么晚更不知道有没有小天使在修仙啊(=゚ω゚)ノ
第二更感觉不粗长(´-`).。oO(
但还是祝大家食用愉快(・ω・)ノ
可能ooc,慎入ˊ_>ˋ
————————————————————————

(二)

扑通。

身体掉入水中,缓缓下沉。冰冷的海水将身体包裹,凉意慢慢地从四肢袭向心脏。缓缓地,深刻的。睁眼,所见之处尽是碧蓝,层层叠叠,形成优雅的弧度。太阳当空,直射这边海域,光线下,石上光斑数不胜数,游鱼来往,水波荡漾。

扑通——扑通——

大脑放空,张嘴呼出一个又一个的气泡,海水在气压挤压下争先恐后往肺里跑,慢慢地开始侵入鼻腔、耳孔。

苦涩的水,让人无法呼吸,内脏绞紧、失压,窒息般的哀伤。

扑通。

男人跳入水中,激起一阵又一阵的涟漪。背光,看不清脸。他强有力的手臂在水中划出一个又一个弧度,水被搅动,声音在耳边回荡,轰轰作响。宽厚的大手一把握住眼前人苍白得透明的手腕,拥入怀中,掉个头与大海搏斗,挣扎着游出海面······

北京时间8月12日,上午6:00。

太阳已出地平线,露水凝结,空气里一片湿意。繁花,翠叶,新芽。树上最美好的三件事物。此时却无人问津。

市立医院,单人病房里静得可怕。

心电图显示器的声音着实刺耳,鼻导管和供氧机还在兢兢业业地运行。

连夜赶来的韩文清换了叶秋和苏沐橙的班,其他人也在病房内或病房外都守了一夜,被韩文清赶回酒店休息,现在病房里就剩他俩。胸膛规律起伏,他盯着叶修,不敢眨眼,三个小时前的事经叶秋提起他还心有余悸,当下就怕出点什么事。

“咳······咳······”

咳嗽声打破寂静,纤长的睫毛在空中轻轻颤动,如蝴蝶振翅般缓缓睁开双眼。

“老韩?”

叶修的声音嘶哑得厉害。

“先别说话。”

韩文清按了呼叫铃,然后托起叶修上半身,头靠在自己肩上,调节了一下病床的角度,立放枕头让叶修靠着。绷带和苍白的脸,白晃晃得有些刺眼。

医生不一会儿就带着护士到了病房,给叶修仔细检查一番便让护士给他换药、拔针。医生示意韩文清跟他出去,交代了一下饮食方面和伤口的注意事项,然后清嗓正色道:“我们现在可以确定的是,病人患有重症肌无力,但目前是哪个部位出问题以及是哪种表现型,这还得进一步检查才能下结论。”

“肌无力?”

“对。它这种病的话不太好说,不过可以提醒的就是,对于这种病的治疗,咱们得打持久战。”

“持久战?怎么讲?”

“这种病的临床表现型多,这个病发部位也相当随机,有些人可能就单纯一个地方出问题,那有些人可能就往上叠加,这临床表现型再加病发部位的不同凑一块就能组一大串病名。而且,比较烦的一点就是,这种病它不能完全根治,得靠药物维持,同时不排除复发的可能性。然后像突发性的肌无力的话,它就很危险,它发病迅速而且治疗效果也不好。”

韩文清低头深思,皱着眉,平时就严肃的脸现在有些冒黑气。医生望着眼前皱着眉头、不怒自威的年轻人,轻拍了他的肩膀。

“家属可不能比病人先倒下啊。情绪低落可不利于病情,振作点!结果还没出来,凡事得往好处想。”

“抱歉。”

护士端着盘子出来,向医生汇报情况。“那过会儿给换个固定针头,下午输液照常,等病人精神好一点再进一步检查。”

“好。”

医生示意先行离开,走了两步忽然回头。“他头上的伤口得注意别碰水,避免感染。有情况得第一时间通知我。”

“行。”

他回答,跟医生道谢。韩文清站在病房前,手搭在门把上,微微颤抖,然后他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门。叶修洗漱完毕拉把椅子靠在窗边,手撑着半边脸,微风轻轻拂动发丝,在空中转着圈儿,漂亮的下垂眼似乎有流光轻转。发现他的存在,眼珠滴溜溜地转,苍白的唇轻启,嘴角上扬。

“你那什么表情啊?活像人欠你钱似的。”

叶修一脸倦态,鼻导管还在继续工作,他面颊毫无血色,身形在光下近乎透明。

“那总比某人突然晕倒强。”

韩文清走过去,脱下外套搭在略显单薄的病号服上。他嘴角上扬的弧度还是熟悉的感觉,那双眼睛熠熠生辉,有什么东西在燃烧。他起身,迈着僵硬的步子躺回床上,韩文清有些无所适从,十指紧扣坐在椅子上,盯着他。

他开口,还没说话,被叶修抢在前头。

“什么时候想说再告诉我吧。”

“现在我饿了,给我买饭去!”

叶修笑得像偷吃了鱼的猫,双手抱膝,眉眼弯弯。他伸手揉了一把软发,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想吃什么?”

“我想想······那就来个红烧牛肉面呗!”

“胡闹。生病就给我消停点。”

叶修嘟嘴。“那就白粥咸菜配油条。”

“行。好好休息。”

韩文清起身离开病房。

叶修将肩上的外套蒙头把自己整个人包住,双手抱膝,头埋在膝上。他轻轻地呼气,像是要把胸中浊气排空。

“Everything you see exists together in a delicate balance.”他突然想起The Lion King里的台词。[1]


“Death is just a part of life, something we're all destined to do.”他突然记起Forrest Gump里的这句话。[2]

他紧紧抱头,嘴巴张开,像是要把灵魂也吐出来。他干呕,面容扭曲,突然大笑。他意识到了什么。喉咙嗬嗬地发出声音,嘴角上扬成一个嘲讽的弧度。

够了。

他对自己这么说。

倚着枕头,双目无神,大脑放空。他好似听到走廊传来的声音,清脆,规律。门被敲响,把手旋转,往里推开。他理理头发,嘴角勾起熟悉的笑。

他笑着跟来人打招呼。

“早啊,文州。”

————————————————————

[1]世界上所有的生命都在微妙的平衡中生存着。——《狮子王》

[2]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是我们注定要做的一件事。——《阿甘正传》

作者碎碎念:
关于重症肌无力的一些东西大家还是以百度为主,这里被我省略了一些,毕竟有一些专有名词啥的都不太懂(>人<;)
要不然也可以当成我胡诌出来的一种病( ̄Д ̄)ノ
大家关于文章有什么建议尽管提(●°u°●)​ 」

【all叶】也无风雨也无晴

这里准高三党一枚,趁着暑期开开脑洞写写文啥的^_^
这篇文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耐性把它写完,不过既然我选择发表那就试试看吧:-D
这个病弱叶的脑洞的话算是我近期看的一些动画的集大成者,前阵子翻来覆去把《四月是你的谎言》的最后几集给看了很多次,加之家里的一些事,算是有感而发吧:)
那以下正文,我觉得会ooc啊,各位慎入(>人<;)
————————————————————————

(一)

坐标苏黎世。

当地8月6日,总决赛之际,中国队以一分优势战胜美国队,成为首届荣耀世界邀请赛的冠军得主。

这是一场莫大的盛宴!

荣耀粉丝们爆出雷鸣般的呐喊,为中国队喝彩,为荣耀欢呼,为中国电竞事业的发展报以最真挚的祝福。

享有“全球最适宜人类居住的城市之一”美誉的苏黎世的美景没有打消这群年轻人回国的念头。

当地8月11日上午10:00,苏黎世国际机场,飞往中国北京的瑞士国际航空LX196次航班正式起飞。飞机起飞进入对流层,在缓缓爬升到平流层之后,14个人开始扎堆闹腾。

叶修一上飞机就发挥强大的秒睡技能靠窗直接睡死过去。两位女选手则选择抱团看偶像剧,目前正值经典桥段——绝症梗。周泽楷和张新杰各自拿着一本书,一左一右把叶修夹在中间。唐昊和孙翔则手拿游戏机,对视,然后展开男人间的生死较量。余下的7个人在人数不足的情况下展开第一局狼人杀,目前场上进入白热化阶段,各方僵持不下。

总的来说,在某叶先生赞助、以联盟名义包下的豪华头等舱内,气氛还是相当融洽的。

飞行时间已过去大半。第七个小时来临,叶修依旧没有转醒迹象,睡得很沉,时不时打着呼。周泽楷盯书看了半天,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张新杰摘下眼镜,调节座椅靠背进入倒时差模式并帮叶修把毯子盖好。楚云秀和苏沐橙加入了狼人杀七人组,以参与之名行围观之实。不一会儿后,狼人杀七人组被迫解散,主要因素是喻文州、肖时钦和王杰希三人特别心脏,随后七人转入纸牌游戏。游戏二人组则窝在座位上看球赛。

飞机继续向北京国际机场进发。

苏黎世时间8月11日晚上8:00,广播响起,各人回到自己的座位安静坐下。张新杰理了理头发,戴上眼镜缓了缓,接着摇醒了旁边的领队大人,并间接弄醒了周泽楷。

“嗯······别闹·····”叶修嘟囔几句,有些机械地坐正,眼睛半眯,安静了好一会儿。

“······新杰?到了?”

“飞机在降落了。”

接过张新杰友情提供的湿纸巾擦了擦脸,叶修整个人精神了不少。周泽楷本在闭目养神,后来睡意一浓也直接睡死,现在突然被弄醒,帅气的脸绷得紧紧地,双目无神看着前方发呆。

飞机有些颠簸,再加上好几个小时不间断地玩游戏,纵然活力十足如黄少天,一沾靠椅也是秒睡。周泽楷缓了好一会儿才摆脱起床气的干扰,后脑勺的头发睡得乱翘,有几根随着脑袋晃动,煞是可爱。叶修裹着毯子,眼睛盯着窗外,深蓝色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反倒是周泽楷从玻璃上看到了那张消瘦许多的脸。

灯过了没多久就被关掉,机舱内有些昏暗。

苏沐橙揉了下发涩的眼睛,喝了点水提提神,楚云秀则靠在她肩上补眠。她俩跟叶修、周泽楷和张新杰的位置正好相对,她有时往叶修那一瞥也只能看到毛茸茸的后脑勺,现在看着不大清晰的侧脸,心里有些许疑惑。

最近老是在睡,会不会是生病了?

苏沐橙虽然满腹疑惑,但看目前情况也只能下机再问了。她从包里掏了包烟,轻声叫了声“叶修”,他转过头来,她把烟扔过去。

叶修伸手去接。

啪嗒——

烟盒掉在小茶几上。

周泽楷趁叶修愣神的时候把盒子放到他手里。

“前辈,给。”

“谢了,小周。”

叶修手里拿着盒子,有些疑惑,不过被强迫禁烟已久,在看到烟草时总有些许小激动。叶修很恭敬地打开盒子,然后表情从一开始的雀跃不已到后来的一脸嫌弃。张新杰一直看着他的一举一动,苏沐橙现在则被名为叶修专属嫌弃脸表情包刷屏。

“开心吗?”

“说开心对不起我良心。”

“戒烟尚未成功,同志任需努力。”

“嗯······”叶修撅起嘴巴,“你这样子会失去我的。”

苏沐橙摊手,表示无所谓。

叶修气鼓鼓地继续进行盯窗大业,他决定跟苏沐橙绝交半小时,以此来抚慰自己受伤的心灵。

飞机终于落在北京国际机场,众人下机的时候是北京时间8月12日的凌晨一点多,诺大的机场有些空旷,天空跟打翻了墨似的,一片漆黑。十四人的小团体各自领着自己的行李往出口走。

“话说要办庆功宴应该去G市嘛!叉烧包、奶黄包、虾饺、烧卖、肠粉、凤爪、糯鸡什么的,早茶吃完喝下午茶然后掐着点再来顿夜茶简直美好!当然我不是嫌弃北京烤鸭、炸酱面和炒肝什么的,不会夏天果然还是去酒楼吃早茶、夜茶什么比较舒服吧!哎哎哎!你们理我一下好吧!”

“啊——哈——”叶修打了个哈欠,拉着行李箱跟在队伍后面。“黄少天,你就不能安静会儿吗?特烦。”

“呸呸呸!你才烦呢!这几天病蔫蔫有事没事老在睡觉,都不能PKPKPK了!”黄少天面着叶修,倒着拉行李箱走。“话说你是不是生病了啊?不是有个病叫啥嗜睡症来着吗?听起来挺可怕的,还是哪天去看医生呗!”

“我觉得就是被你的文字泡给污染的。”

两个人走在队伍最后面,一步做三步慢悠悠地走,不过大部分时间是黄少天围着叶修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叶修已经看到来接机的自家弟弟,身边貌似还有个人,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冯宪军的助理。不过他们两个怎么凑一块了?联盟难道跟叶秋勾搭上了?啧啧,真是世风日下。

叶修的脚程加快了点。

嗯。

只有一点。

大事情总要有个戏剧性的开端。

因而当时的叶秋不是很明白,脚程慢得跟老人家散步似的自己混账哥哥是怎么样左脚绊右脚摔到的。

叶修倒下的时候正好经过一个凸出的平台,头发在空中扬起一个漂亮的弧度。

黄少天伸手想拉住他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叶修一头砸在水泥台上,额角有血流下。

行李箱应声倒地。

“老叶!老叶!你没事吧!”

叶修半眯着眼。

脑子轰轰作响。

谁啊?好吵。

苏沐橙回头一望叶修就看到他被黄少天抱了个满怀,小腿无意识地抽搐。

“叶修!”

走在前头的听到声音纷纷回头看。

“啊······哈······”

叶修嘴里发出几个意味不明音节,然后头一歪晕了过去。黄少天被手里的血弄得慌了神,呆在原地不知所措。

离得近的孙翔拦腰把叶修抱起往出口跑,苏沐橙突然发力拉起黄少天和叶修的行李箱跟在孙翔后头,姣好的面孔有些狰狞。黄少天被奋力一扯顿时回了神。唐昊和楚云秀被苏沐橙吓得一愣,回过神来各自拎着行李往出口飞奔。

他们跟前头的人拉下距离有些远。

“什么情况?丧尸来袭?”

叶修的头被孙翔拿外套包着,六个人往他们这边飞奔让离得很远的方锐有些丧尸来袭的即视感。

“队长!打120啊!老叶那家伙流了好多血!”

黄少天的声音穿破空气,昔日里活力十足的少年声此时带着哭腔。叶修的血染湿了孙翔的薄外套,透着凉意。他嘴唇苍白,胸膛起伏异常。

“流血?”

孙翔很快就跟走在前头的人回合。众人眼尖发现被包裹在外套里的叶修的脸上一片血迹。

“赶紧的,这边!”

众人风风火火拥着孙翔往外走。

叶秋候着叶修已久,看着中国队的脸色,他感觉不太妙。

他走上前。

“走!这边!”

叶秋神色慌张,苏沐橙紧跟着孙翔,叶修的呼吸有些微弱,孙翔额上一片薄汗,胸膛剧烈跳动。黄少天作为目击者被吓得不清,紧紧盯着叶修苍白的嘴唇。

停车场。

苏沐橙、黄少天和孙翔先行一步坐叶秋的车送叶修去医院,其余十人坐联盟的车紧跟在后头。

“我哥怎么弄的!”

“刚才跟他说话正开心着,然后就突然倒下砸在水泥台边边上了······”

黄少天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有些语无伦次。苏沐橙跟孙翔在后座,一人握着手,一人抱着。

叶秋看着他哥露出的半张脸,心下一急,油门一踩到底在路上狂奔。

帷幕缓缓升起。

————————————————————————

作者碎碎念:
我的话,最近刚刚在补小说,可以说是先入了动画被叶修圈粉,接着迷上all叶,就这样跳入了all叶的大潮ˊ_>ˋ
对于全职的一些人,像喻文州,像王杰希,我受二次创作荼毒有些深,现在可以说是满脑子的腹黑眯眯眼和叶修痴汉微草爸爸这样的,在动笔写的时候其实我心里也是特别没底······
其实我很怕ooc啊啊啊啊——所以写的时候有些害怕😨,我想着去揣摩人物心理,但就是老跳不出某些梗的影响,因此选择了最保险的方案——不写(我觉得自己有点逃避······)
那就碎碎念这么多了,这篇文目前的主推cp是韩叶(没有入圈的基友也是被这对给圈粉了),其他人算是处于暗恋这样子的一种状态:P
如果各位小天使有什么关于人物方面的建议请毫不犹豫地评论>3<
我现在手头也是没有存稿,大家觉得ooc的话也请提出,我会努力改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