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gHolmes

也无风雨也无晴

这么晚更不知道有没有小天使在修仙啊(=゚ω゚)ノ
第二更感觉不粗长(´-`).。oO(
但还是祝大家食用愉快(・ω・)ノ
可能ooc,慎入ˊ_>ˋ
————————————————————————

(二)

扑通。

身体掉入水中,缓缓下沉。冰冷的海水将身体包裹,凉意慢慢地从四肢袭向心脏。缓缓地,深刻的。睁眼,所见之处尽是碧蓝,层层叠叠,形成优雅的弧度。太阳当空,直射这边海域,光线下,石上光斑数不胜数,游鱼来往,水波荡漾。

扑通——扑通——

大脑放空,张嘴呼出一个又一个的气泡,海水在气压挤压下争先恐后往肺里跑,慢慢地开始侵入鼻腔、耳孔。

苦涩的水,让人无法呼吸,内脏绞紧、失压,窒息般的哀伤。

扑通。

男人跳入水中,激起一阵又一阵的涟漪。背光,看不清脸。他强有力的手臂在水中划出一个又一个弧度,水被搅动,声音在耳边回荡,轰轰作响。宽厚的大手一把握住眼前人苍白得透明的手腕,拥入怀中,掉个头与大海搏斗,挣扎着游出海面······

北京时间8月12日,上午6:00。

太阳已出地平线,露水凝结,空气里一片湿意。繁花,翠叶,新芽。树上最美好的三件事物。此时却无人问津。

市立医院,单人病房里静得可怕。

心电图显示器的声音着实刺耳,鼻导管和供氧机还在兢兢业业地运行。

连夜赶来的韩文清换了叶秋和苏沐橙的班,其他人也在病房内或病房外都守了一夜,被韩文清赶回酒店休息,现在病房里就剩他俩。胸膛规律起伏,他盯着叶修,不敢眨眼,三个小时前的事经叶秋提起他还心有余悸,当下就怕出点什么事。

“咳······咳······”

咳嗽声打破寂静,纤长的睫毛在空中轻轻颤动,如蝴蝶振翅般缓缓睁开双眼。

“老韩?”

叶修的声音嘶哑得厉害。

“先别说话。”

韩文清按了呼叫铃,然后托起叶修上半身,头靠在自己肩上,调节了一下病床的角度,立放枕头让叶修靠着。绷带和苍白的脸,白晃晃得有些刺眼。

医生不一会儿就带着护士到了病房,给叶修仔细检查一番便让护士给他换药、拔针。医生示意韩文清跟他出去,交代了一下饮食方面和伤口的注意事项,然后清嗓正色道:“我们现在可以确定的是,病人患有重症肌无力,但目前是哪个部位出问题以及是哪种表现型,这还得进一步检查才能下结论。”

“肌无力?”

“对。它这种病的话不太好说,不过可以提醒的就是,对于这种病的治疗,咱们得打持久战。”

“持久战?怎么讲?”

“这种病的临床表现型多,这个病发部位也相当随机,有些人可能就单纯一个地方出问题,那有些人可能就往上叠加,这临床表现型再加病发部位的不同凑一块就能组一大串病名。而且,比较烦的一点就是,这种病它不能完全根治,得靠药物维持,同时不排除复发的可能性。然后像突发性的肌无力的话,它就很危险,它发病迅速而且治疗效果也不好。”

韩文清低头深思,皱着眉,平时就严肃的脸现在有些冒黑气。医生望着眼前皱着眉头、不怒自威的年轻人,轻拍了他的肩膀。

“家属可不能比病人先倒下啊。情绪低落可不利于病情,振作点!结果还没出来,凡事得往好处想。”

“抱歉。”

护士端着盘子出来,向医生汇报情况。“那过会儿给换个固定针头,下午输液照常,等病人精神好一点再进一步检查。”

“好。”

医生示意先行离开,走了两步忽然回头。“他头上的伤口得注意别碰水,避免感染。有情况得第一时间通知我。”

“行。”

他回答,跟医生道谢。韩文清站在病房前,手搭在门把上,微微颤抖,然后他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门。叶修洗漱完毕拉把椅子靠在窗边,手撑着半边脸,微风轻轻拂动发丝,在空中转着圈儿,漂亮的下垂眼似乎有流光轻转。发现他的存在,眼珠滴溜溜地转,苍白的唇轻启,嘴角上扬。

“你那什么表情啊?活像人欠你钱似的。”

叶修一脸倦态,鼻导管还在继续工作,他面颊毫无血色,身形在光下近乎透明。

“那总比某人突然晕倒强。”

韩文清走过去,脱下外套搭在略显单薄的病号服上。他嘴角上扬的弧度还是熟悉的感觉,那双眼睛熠熠生辉,有什么东西在燃烧。他起身,迈着僵硬的步子躺回床上,韩文清有些无所适从,十指紧扣坐在椅子上,盯着他。

他开口,还没说话,被叶修抢在前头。

“什么时候想说再告诉我吧。”

“现在我饿了,给我买饭去!”

叶修笑得像偷吃了鱼的猫,双手抱膝,眉眼弯弯。他伸手揉了一把软发,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想吃什么?”

“我想想······那就来个红烧牛肉面呗!”

“胡闹。生病就给我消停点。”

叶修嘟嘴。“那就白粥咸菜配油条。”

“行。好好休息。”

韩文清起身离开病房。

叶修将肩上的外套蒙头把自己整个人包住,双手抱膝,头埋在膝上。他轻轻地呼气,像是要把胸中浊气排空。

“Everything you see exists together in a delicate balance.”他突然想起The Lion King里的台词。[1]


“Death is just a part of life, something we're all destined to do.”他突然记起Forrest Gump里的这句话。[2]

他紧紧抱头,嘴巴张开,像是要把灵魂也吐出来。他干呕,面容扭曲,突然大笑。他意识到了什么。喉咙嗬嗬地发出声音,嘴角上扬成一个嘲讽的弧度。

够了。

他对自己这么说。

倚着枕头,双目无神,大脑放空。他好似听到走廊传来的声音,清脆,规律。门被敲响,把手旋转,往里推开。他理理头发,嘴角勾起熟悉的笑。

他笑着跟来人打招呼。

“早啊,文州。”

————————————————————

[1]世界上所有的生命都在微妙的平衡中生存着。——《狮子王》

[2]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是我们注定要做的一件事。——《阿甘正传》

作者碎碎念:
关于重症肌无力的一些东西大家还是以百度为主,这里被我省略了一些,毕竟有一些专有名词啥的都不太懂(>人<;)
要不然也可以当成我胡诌出来的一种病( ̄Д ̄)ノ
大家关于文章有什么建议尽管提(●°u°●)​ 」

【all叶】也无风雨也无晴

这里准高三党一枚,趁着暑期开开脑洞写写文啥的^_^
这篇文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耐性把它写完,不过既然我选择发表那就试试看吧:-D
这个病弱叶的脑洞的话算是我近期看的一些动画的集大成者,前阵子翻来覆去把《四月是你的谎言》的最后几集给看了很多次,加之家里的一些事,算是有感而发吧:)
那以下正文,我觉得会ooc啊,各位慎入(>人<;)
————————————————————————

(一)

坐标苏黎世。

当地8月6日,总决赛之际,中国队以一分优势战胜美国队,成为首届荣耀世界邀请赛的冠军得主。

这是一场莫大的盛宴!

荣耀粉丝们爆出雷鸣般的呐喊,为中国队喝彩,为荣耀欢呼,为中国电竞事业的发展报以最真挚的祝福。

享有“全球最适宜人类居住的城市之一”美誉的苏黎世的美景没有打消这群年轻人回国的念头。

当地8月11日上午10:00,苏黎世国际机场,飞往中国北京的瑞士国际航空LX196次航班正式起飞。飞机起飞进入对流层,在缓缓爬升到平流层之后,14个人开始扎堆闹腾。

叶修一上飞机就发挥强大的秒睡技能靠窗直接睡死过去。两位女选手则选择抱团看偶像剧,目前正值经典桥段——绝症梗。周泽楷和张新杰各自拿着一本书,一左一右把叶修夹在中间。唐昊和孙翔则手拿游戏机,对视,然后展开男人间的生死较量。余下的7个人在人数不足的情况下展开第一局狼人杀,目前场上进入白热化阶段,各方僵持不下。

总的来说,在某叶先生赞助、以联盟名义包下的豪华头等舱内,气氛还是相当融洽的。

飞行时间已过去大半。第七个小时来临,叶修依旧没有转醒迹象,睡得很沉,时不时打着呼。周泽楷盯书看了半天,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张新杰摘下眼镜,调节座椅靠背进入倒时差模式并帮叶修把毯子盖好。楚云秀和苏沐橙加入了狼人杀七人组,以参与之名行围观之实。不一会儿后,狼人杀七人组被迫解散,主要因素是喻文州、肖时钦和王杰希三人特别心脏,随后七人转入纸牌游戏。游戏二人组则窝在座位上看球赛。

飞机继续向北京国际机场进发。

苏黎世时间8月11日晚上8:00,广播响起,各人回到自己的座位安静坐下。张新杰理了理头发,戴上眼镜缓了缓,接着摇醒了旁边的领队大人,并间接弄醒了周泽楷。

“嗯······别闹·····”叶修嘟囔几句,有些机械地坐正,眼睛半眯,安静了好一会儿。

“······新杰?到了?”

“飞机在降落了。”

接过张新杰友情提供的湿纸巾擦了擦脸,叶修整个人精神了不少。周泽楷本在闭目养神,后来睡意一浓也直接睡死,现在突然被弄醒,帅气的脸绷得紧紧地,双目无神看着前方发呆。

飞机有些颠簸,再加上好几个小时不间断地玩游戏,纵然活力十足如黄少天,一沾靠椅也是秒睡。周泽楷缓了好一会儿才摆脱起床气的干扰,后脑勺的头发睡得乱翘,有几根随着脑袋晃动,煞是可爱。叶修裹着毯子,眼睛盯着窗外,深蓝色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反倒是周泽楷从玻璃上看到了那张消瘦许多的脸。

灯过了没多久就被关掉,机舱内有些昏暗。

苏沐橙揉了下发涩的眼睛,喝了点水提提神,楚云秀则靠在她肩上补眠。她俩跟叶修、周泽楷和张新杰的位置正好相对,她有时往叶修那一瞥也只能看到毛茸茸的后脑勺,现在看着不大清晰的侧脸,心里有些许疑惑。

最近老是在睡,会不会是生病了?

苏沐橙虽然满腹疑惑,但看目前情况也只能下机再问了。她从包里掏了包烟,轻声叫了声“叶修”,他转过头来,她把烟扔过去。

叶修伸手去接。

啪嗒——

烟盒掉在小茶几上。

周泽楷趁叶修愣神的时候把盒子放到他手里。

“前辈,给。”

“谢了,小周。”

叶修手里拿着盒子,有些疑惑,不过被强迫禁烟已久,在看到烟草时总有些许小激动。叶修很恭敬地打开盒子,然后表情从一开始的雀跃不已到后来的一脸嫌弃。张新杰一直看着他的一举一动,苏沐橙现在则被名为叶修专属嫌弃脸表情包刷屏。

“开心吗?”

“说开心对不起我良心。”

“戒烟尚未成功,同志任需努力。”

“嗯······”叶修撅起嘴巴,“你这样子会失去我的。”

苏沐橙摊手,表示无所谓。

叶修气鼓鼓地继续进行盯窗大业,他决定跟苏沐橙绝交半小时,以此来抚慰自己受伤的心灵。

飞机终于落在北京国际机场,众人下机的时候是北京时间8月12日的凌晨一点多,诺大的机场有些空旷,天空跟打翻了墨似的,一片漆黑。十四人的小团体各自领着自己的行李往出口走。

“话说要办庆功宴应该去G市嘛!叉烧包、奶黄包、虾饺、烧卖、肠粉、凤爪、糯鸡什么的,早茶吃完喝下午茶然后掐着点再来顿夜茶简直美好!当然我不是嫌弃北京烤鸭、炸酱面和炒肝什么的,不会夏天果然还是去酒楼吃早茶、夜茶什么比较舒服吧!哎哎哎!你们理我一下好吧!”

“啊——哈——”叶修打了个哈欠,拉着行李箱跟在队伍后面。“黄少天,你就不能安静会儿吗?特烦。”

“呸呸呸!你才烦呢!这几天病蔫蔫有事没事老在睡觉,都不能PKPKPK了!”黄少天面着叶修,倒着拉行李箱走。“话说你是不是生病了啊?不是有个病叫啥嗜睡症来着吗?听起来挺可怕的,还是哪天去看医生呗!”

“我觉得就是被你的文字泡给污染的。”

两个人走在队伍最后面,一步做三步慢悠悠地走,不过大部分时间是黄少天围着叶修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叶修已经看到来接机的自家弟弟,身边貌似还有个人,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冯宪军的助理。不过他们两个怎么凑一块了?联盟难道跟叶秋勾搭上了?啧啧,真是世风日下。

叶修的脚程加快了点。

嗯。

只有一点。

大事情总要有个戏剧性的开端。

因而当时的叶秋不是很明白,脚程慢得跟老人家散步似的自己混账哥哥是怎么样左脚绊右脚摔到的。

叶修倒下的时候正好经过一个凸出的平台,头发在空中扬起一个漂亮的弧度。

黄少天伸手想拉住他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叶修一头砸在水泥台上,额角有血流下。

行李箱应声倒地。

“老叶!老叶!你没事吧!”

叶修半眯着眼。

脑子轰轰作响。

谁啊?好吵。

苏沐橙回头一望叶修就看到他被黄少天抱了个满怀,小腿无意识地抽搐。

“叶修!”

走在前头的听到声音纷纷回头看。

“啊······哈······”

叶修嘴里发出几个意味不明音节,然后头一歪晕了过去。黄少天被手里的血弄得慌了神,呆在原地不知所措。

离得近的孙翔拦腰把叶修抱起往出口跑,苏沐橙突然发力拉起黄少天和叶修的行李箱跟在孙翔后头,姣好的面孔有些狰狞。黄少天被奋力一扯顿时回了神。唐昊和楚云秀被苏沐橙吓得一愣,回过神来各自拎着行李往出口飞奔。

他们跟前头的人拉下距离有些远。

“什么情况?丧尸来袭?”

叶修的头被孙翔拿外套包着,六个人往他们这边飞奔让离得很远的方锐有些丧尸来袭的即视感。

“队长!打120啊!老叶那家伙流了好多血!”

黄少天的声音穿破空气,昔日里活力十足的少年声此时带着哭腔。叶修的血染湿了孙翔的薄外套,透着凉意。他嘴唇苍白,胸膛起伏异常。

“流血?”

孙翔很快就跟走在前头的人回合。众人眼尖发现被包裹在外套里的叶修的脸上一片血迹。

“赶紧的,这边!”

众人风风火火拥着孙翔往外走。

叶秋候着叶修已久,看着中国队的脸色,他感觉不太妙。

他走上前。

“走!这边!”

叶秋神色慌张,苏沐橙紧跟着孙翔,叶修的呼吸有些微弱,孙翔额上一片薄汗,胸膛剧烈跳动。黄少天作为目击者被吓得不清,紧紧盯着叶修苍白的嘴唇。

停车场。

苏沐橙、黄少天和孙翔先行一步坐叶秋的车送叶修去医院,其余十人坐联盟的车紧跟在后头。

“我哥怎么弄的!”

“刚才跟他说话正开心着,然后就突然倒下砸在水泥台边边上了······”

黄少天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有些语无伦次。苏沐橙跟孙翔在后座,一人握着手,一人抱着。

叶秋看着他哥露出的半张脸,心下一急,油门一踩到底在路上狂奔。

帷幕缓缓升起。

————————————————————————

作者碎碎念:
我的话,最近刚刚在补小说,可以说是先入了动画被叶修圈粉,接着迷上all叶,就这样跳入了all叶的大潮ˊ_>ˋ
对于全职的一些人,像喻文州,像王杰希,我受二次创作荼毒有些深,现在可以说是满脑子的腹黑眯眯眼和叶修痴汉微草爸爸这样的,在动笔写的时候其实我心里也是特别没底······
其实我很怕ooc啊啊啊啊——所以写的时候有些害怕😨,我想着去揣摩人物心理,但就是老跳不出某些梗的影响,因此选择了最保险的方案——不写(我觉得自己有点逃避······)
那就碎碎念这么多了,这篇文目前的主推cp是韩叶(没有入圈的基友也是被这对给圈粉了),其他人算是处于暗恋这样子的一种状态:P
如果各位小天使有什么关于人物方面的建议请毫不犹豫地评论>3<
我现在手头也是没有存稿,大家觉得ooc的话也请提出,我会努力改进的\(//∇//)\